自贸港智慧产业发展研究院
FREE TRADE PORT INTELLIGENT INDUSTRY DEVELOPMENT RESEARCH INSTITUTE

营收净利同比均下跌,华米能否借“大健康”找到价值增长方法论?

1
Issuing time:2022-03-23 15:52

3月17日晚间,华米科技公布了2021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务报告。据数据显示,该公司2021财年年报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1.38亿人民币元,同比下降39.76%;营业收入为62.50亿人民币元,同比下跌2.85%。


业绩下滑之际,又受到美股大盘影响,华米科技当天收盘下跌4.49%,报价2.98美元,接近52周最低2.35美元。迄今为止,华米科技年内累计下跌近42%。


图片


作为小米生态链中首家赴美上市的公司,如今股价却远低于发行价11美元,个中缘由,或许能从财报中窥见一二。


出货量增长放缓,自主品牌利润占比仍不足一半


据财报数据显示,华米科技自有品牌Amazfit和Zepp 2021年全年出货量增长达59.6%,收入增长达45.8%。而全年累计出货量则位列全球前五,超过了市场的整体增速。


虽然全年表现亮眼,但Amazfit和Zepp第四季度的出货量增长却有着明显的下滑。数据显示,华米的自主品牌在Q1、Q2和Q3都取得了强劲的成绩,分别为同比增长111.1%、114.3%和89%,但Q4同比增长仅为14.3%。


这主要是因为疫情对全球的影响仍在持续,以致芯片供应紧张,进而制约了企业产能。据公众号道亦有道经济采访资料显示,缺芯导致供货期拉长了,原本交货期为16周左右的核心芯片,现在基本要延长到40周左右。且芯片的成本也在上涨,行业普遍提升了10%-20%,如果是紧急调货,价格还会更高。


这自然会对华米产品的生产周期带来影响,导致该公司在假期期间的产量低于市场需求。


同时,华米科技还在扩展海外业务,数据显示,该公司2021年在北美地区的出货量增长超过了200%。然而疫情可能会延长其产品到达目的地的物流时间,尤其是海外市场,而这不仅会增加公司的成本,也会影响到出货量。


此外,虽然华米可穿戴设备在全球的销量数据可观,但其仍难和头部力量竞争。据中商情报网的数据显示,2021年第四季度,苹果以高达34.9%的市场份额遥遥领先,其次分别为小米、三星、华为及Imagine Marketing。而这五大厂商一共占据了市场的六成多,剩下的不到四成由其他玩家来分,这对于单一业务线的华米科技来说,可谓是不小的挑战。


而出货量增长下滑直接影响到了华米的营收和利润,数据显示,该公司2021年第四季度营收为16.62亿元,同比下降16%,归属于公司的净利为3630万元,同比下降69%。


与此同时,为了更好的推广品牌,华米进行了全球营销和推广活动,以及海外员工招聘,以致成本不断上升。数据显示,该公司Q4营销费用同比增长30.2%至1.521亿元,营业费用同比虽有所降低,但仅下降了0.1%,为3.106亿元,占当期收入的18.7%。


虽然据华米CFO邓成表示,第四季度其自主品牌产品贡献了46.5%的收入和毛利润,其去小米化之路似乎有所成效。但由此来看,小米产品的贡献营收仍占了一半多,可见华米要摆脱对小米的依赖,未来的营收仍可能会受到影响,其财报数据中也披露出,Q4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小米手环出货量下降所致。


且据华米的资产负债表显示,截至2020年12月31日和2021年12月31日,其库存分别为约12.18亿元和约12.49亿元。据财经新知资料显示,小米产品的出货是严格按照订单进行的,不太可能存在大规模的库存积压,换句话说,华米自有品牌的销量可能并不理想。


图片


如此大的库存不仅会占用企业流动资金,电子产品的价格也很容易随着积压时间延长而降低,因此时间越长、库存越多,华米科技的损失就会越大,也会进一步对净利造成影响。


且在产品方面,华米科技一直被网友戏称为“表海战术,总有一款适合你”,可以说华米不是在研发新产品,就是在研发新产品的路上。截至去年6月,华米科技自主品牌Amazfit智能手表产品涵盖7大系列,31款在售产品。


“表海战术”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为客户提供更为自由和高性价比的选择,也帮助华米更好的以价格区间来与对手竞争。但同时,这侧面说明了华米旗下尚没有能够“一炮而红”的产品,因此他需要进行探索、投入研发,来寻找一个更为强力的立足点。


押宝大健康,会是华米的灵丹妙药吗


依托于小米成长起来的华米科技,其营收的背后总离不开对小米的依赖。据历史数据来看,从15年至18年,小米产品贡献的收入分别占比97.1%、92.1%、78.8%与66.9%,即使到21年第四季度,仍占有不小的比例。


从其财报披露的信息来看,该公司在进行前瞻性陈述中,将与小米的合作视为可能产生重大差异的因素。


虽然在3月16日,小米官方发布公告称将“小米运动”应用更名为“Zepp Life”,使其成为由华米独自运营的运动健康应用,这看起来似乎是华米在加速“去小米化”。但在2020年10月末,华米宣布与小米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再延长三年,可见短期之内,华米依然无法脱离小米。


此外,在可穿戴市场内,华米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可以和苹果、华为等巨头相比,要想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和在全球疫情的背景下发展海外业务,对于“还没有现象级产品”的华米来说,都是不小的挑战。因此,华米选择了押注大健康领域。


伴随5G技术加速到来,与生命健康、大数据与人工智能加速融合后,各种可穿戴设备加入健康等管理应用,在推动行业高速增长的同时,为更多用户带来全新的科技和健康体验。整体来说,以智能手表、穿戴耳机等为核心的可穿戴设备经过多年培育,这将是智能手机以外最大消费科技市场之一。


此前,华米将公司的英文名字改为Zepp Health Corporation,其CEO黄汪表示,这个新的名字能够更好地反应公司对于“科技连接健康”这一使命更加深入的承诺。


但众所周知,大健康领域成本投入较高。单以医美来说,中信建投梳理发现,在医美机构总成本中,营销渠道和销售费用分别占50%和20%,加上耗材、运营、人工等支出,医美机构的净利率普遍只有1%至10%。


虽然大健康领域广大,已经逐渐发展成近10万亿元市场规模的产业,可据医学界智库的数据显示,500强企业榜中已大约有1/5的玩家参与,其中不乏阿里、京东等巨头。而华米先发优势有所欠缺,业务也还在投入期,加之自主品牌还需大比的研发投入,可想而知,对华米科技的成本投入也会加大。


总的来说,于华米而言,选择赛道不仅是为了更好的发展,更需要向外界证明,他有足够的实力自主造血。选择大健康这条赛道,对华米科技来说既是趋势所在,但同时考验也不少,如何在这个领域挖掘更大的增长潜力,或许也是重塑华米科技新价值的关键。


Share to:
客服咨询
020-000-0000